新聞詳情
 
同飲一江水共圓生態夢 50億方南水唱響綠色強音
作者:管理員    發布於:2016-10-14 12:49:02    文字:【】【】【
摘要: 家住天津市河西區藍水園小區的竇慶連和崔秀芳夫婦這幾天心情不錯,因為家裏要來些特殊的客人——來自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水源地河南、湖北、陝西的群眾代表。“現在的水啊,可比過去好多了,以前又苦又澀。”76歲的崔秀芳剛領著大夥進屋就打開了話匣子。80歲的老伴竇慶連在一旁嗬嗬地笑。      “老人家,水價怎麽樣啊?貴嗎?”“四塊九(一立方米)。”崔秀芳幹脆利落,“價格是漲了點兒,但提高也是應該的,這水大老遠過來不容易啊。”的確,從丹江口水庫出發,經唐白河流域西部過長江流域與淮河流域的分水嶺方城埡口,沿黃淮海平原西部邊緣,經由隧道穿過黃河,一渠清水北上,到天津,已是1400多公裏以外。      公開資料顯示,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2014年底運行以來,截至目前,天津市已累計受水超過10.6億立方米,其中今年以來“喝”水6.6億立方米,850萬居民受益。同一時期,在首都北京,“南水”入京水量已達16.3億立方米,約占中線工程調水總量的三分之一,全市直接受益人口1100多萬。      中線一期工程輸水量達50億立方米      具體來看,南水進京後,首先是緩解了北京市地下水開采的壓力。據監測,2016年7月底全市平原地區地下水平均埋深25.93米,較去年同期回升62厘米。其次,緩解了北京地區水庫的供水壓力。據北京市南水北調辦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以前懷柔水庫基本處於無水狀態,密雲水庫44億立方米的庫容量最少的時候隻剩下約6億立方米。南水進京一年多來,北京主力水廠已逐步使用南水置換密雲水庫水,密雲水庫2015年出庫水量僅為1.2億立方米,比以往約減少5.2億立方米。      天津市也是南水北調中線的主要受水區。今年中線工程向天津供水將達到8.56億立方米,在原計劃向天津供水4.5億立方米的基礎上,增加4.06億立方米。這次調整,意味著天津河東、河北以及東麗等地區部分居民也全部喝上南水。至此,天津市中心城區和濱海新區、環城四區、靜海區和武清區等城鎮居民全部用上南水。      河南省許昌市通過孟坡分水口門向許昌市區的北海、石梁河、清潩河生態補水615萬立方米。鄭州市通過退水閘向西流湖生態補水2000多萬立方米,利用置換出來的黃河水,用於生態水係建設,因缺水而萎縮的湖泊、水係重現生機。鶴壁市通過退水閘向淇河生態補水700多萬立方米,有效緩解了淇河水資源不足問題。為充分發揮南水北調工程供水效益,河南省在南水北調供水範圍內,嚴格壓采地下水,多用南水北調的水。      水質優於地表水Ⅱ類標準      同時,南水北調成敗在水質,這也是廣大民眾最為關心的問題。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區及沿線地區采取強有力的治汙環保措施,中線一期工程通水之後,水質保持穩定,特別是源頭丹江口水庫,一直保持在Ⅱ類及以上水質。為保障“一渠清水持續北送”,南水北調中線建管局加強沿線水質保護,建立了完善的水質保護與監測網絡體係。      南水北調辦24個基本項目監測數據顯示,正式通水以來,各斷麵監測結果硫酸鹽濃度遠低於國家規定的濃度限值,水質穩定達標,能夠有效滿足供水要求。南水北調工程通過向河湖補充清水,與現有的再生水聯合調度,增強水體的稀釋自淨能力,有效改善河湖水質。      據北京市自來水集團監測,使用南水北調水後,自來水硬度由原來的380毫克每升降至120—130毫克每升。“以前晾一杯水,喝的時候得倒一半,下半杯都是白色的渣子。”通州居民李先生很高興,“現在能明顯感到水的硬度下降了很多,水堿也減少了!”河南省熱心市民也介紹說,家中對水質條件要求較高的觀景魚也告別了桶裝水,“現在都是直接用自來水”。      地下水水位逐步回升      有了地表水,嚴控地下水,生態效益漸顯。得益於南水補充,北京壓采地下水1.14億立方米。同時,向密雲、懷柔、順義水源地試驗性補水0.84億立方米,使區域地下水位明顯上升,局部最大升幅達8米。監測顯示,2016年7月底,北京平原地區地下水平均埋深,較去年同期回升62厘米。      補生態欠賬,北京利用南水,向城市河湖補水1.74億立方米,與現有再生水聯合調度,使城市水生態環境得到改善,水質接近地表水Ⅲ類。曾經幹涸的盧溝曉月湖重現波光粼粼,83歲的居民徐大媽感慨:“真想不到,還能再看到20年前的場景。”      天津重新劃定地下水禁采區和限采區,提出到2020年底,全市深層地下水年開采量控製在0.9億立方米以內。近兩年來,共有80餘個用水單位完成水源轉換,減少地下水許可采水量1010萬立方米,回填機井110餘眼。      天津市南水北調辦綜合處處長董樹龍說,天津變生態應急補水為常態化補水,累計向景觀河道補水5.2億立方米,為“美麗天津”建設提供了有力支撐。“隨著南水北調供水常態化,地下水壓采目標逐步實現,天津地下水位將會逐步回升。”董樹龍說。